昼夜行军125公里,走着能睡!比肩飞夺泸定桥,战争史一大奇迹

作者: admin 分类: 新闻 发布时间: 2019-03-17 15:50

作者:寻觅五年

声明:“兵说”原创稿件,抄袭必究

说起我们这支军队的战场机动力,可能除了撤退时转进如风的国军,在世界军事史上,极少能有与我军比肩的。特别是有敌人PK时,更是得到光环加成,曾经改变中原战局的清风店战役,就创造了一昼两夜机动125公里的纪录。

1947年秋,为配合刘邓大军外线作战和东北野战军的秋季攻势,晋察冀军区,决定出击保定北部,扫清固城、徐水、保定之间敌人据点,视情拿下徐水,如果拿不下就打援。

图:地图都被跑“穿”了

在次之前,徐水县城曾两度被我军占领,但又两次放弃了徐水。作为依托公路铁路的国民党军队,想尽办法拱卫平汉线,但他们“收复”徐水后,就依托城墙、护城河大兴土木,构建了完备的防御工事。

10月13日,在扫清外围据点后,晋察冀野战军发起对徐水县城猛攻,但由于缺乏足够的火力,虽然一度突入徐水县城,但没有取得决定性战果,不过我勇猛的攻势却是成功把援军调动了出来。

首先出动的援军是李文带领的5个师共16个团。李文,黄埔一期生,从红军时期就和我军多次交手,解放战争后,也是晋察冀军区的老对手了,由于吃过几次被运动战打蒙的亏,加上几个月前的孟良崮张灵甫的前车之鉴还摆在那里,因此他仅仅将16个团龟缩在一起,齐头推进。

图:这个时候做到集团军司令的黄埔一期没有几个

面对5个师16个团的美械精锐,当时的晋察冀野战军确实吃不下,双方战况一度焦灼起来,如果按这个局势继续发展下去,靠着李文的平推,确实能解徐水之围。

但有时幸福会来得很突然,收到前线与晋察冀野战军形成对峙的报告后,蒋某人兴奋了起来,进入47年以来在各个战场上,传来的都是失败的消息,他终于在此时找到一个取得胜利的奇迹,在他看来,我主力已经被限制在徐水区域,只要石家庄出兵北上,完成包夹,极可能取得一个较大的胜利。

图:情况不明决心大啊,兄Di,情报工作最怕据说

因此他亲自给镇守石家庄的罗历戎安排,要求抽调部分兵力北上,夹击晋察冀野战军。

对于自己的顶头Boss,罗历戎没有反驳的余地,但作为沙场宿将,他深知既要守石家庄,又要夹击晋察冀野战军,很可能两面都滑脱,主力抽出,石家庄很可能成为被攻击的对象,缺乏安全感的他觉得和部队待在一起比较安全,因此他主动请缨带队北上。

对晋察冀野战军来说,这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,相比李文的16个团,罗历戎这4个团明显好啃。

唯一的问题是如何迅速脱离战场,赶到预设区域实现对罗历戎围歼,此时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清风店这块预设战场最近的75公里,最远有125公里,而罗历戎仅仅只需要机动50公里。

100公里,在道路四通八达的今天,或许仅仅只是一脚油门的问题,但在那个机动全靠腿的时代,组织大兵团和敌人赛跑,和时间赛跑,个体的体力只是基础,更是对部队组织力的一种考验,需要一种变不可能为可能的精神力量。

关于徒步机动,笔者当年也曾在云贵高原徒步行军18小时,行程大约70-80公里,机动前功能饮料灌满水壶、兜里装着各类高热量食品、脚下踩着姨妈巾,但就是这样,从上午8点开始徒步,在行军12小时,完成50公里后,我的灵魂早已不知所踪,剩下的路程在恍恍惚惚红红火火中度过。

图:每一次长途行军,都是身心的双重磨砺

参加过那次奔袭的朱连波老人回忆说:长时间的行军使他们的腿都木了,走起来很机械,衣服一直都是湿乎乎的,特别在夜间,冰凉凉的,许多同志走着就睡着了,经常会发生后面撞着前面或者摔倒的事,很多人的脚底板都打泡了,踩在地上,每一步都像被针扎一次。

图:晋察冀野战军行军照,看身体姿势,几乎都在小跑

而在朱连波老人眼里,战友们吃苦耐劳并不是此次突袭成功的关键因素,他们内心更加感激的是一路送开水、送干粮的乡亲,有的乡亲还帮助战士分担物资,从一个村送到另一个村。“没有老百姓,我们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走完100余公里”朱连波讲到这里非常动情。

此时的罗历戎,虽然是机械化部队,光大车就200百多辆,但是沿途被我军民坚壁清野,不停袭扰,一天一夜竟然只走了25公里,而我先头部队已经完成75公里的机动,进入战场。当他进入我预设战场时,我6个旅的野战军已经完成休整恢复了体力,结局可想而知。胜负在战场外已经决定了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